百年前的五四青年,为何被称作“Eswnman”?首节“微团课”今天在渔阳里开讲

var contentimageurl = 'http://img.xinmin.cn/xmwb/2019/4/NEM1_20190429_C0323956647_A1646873.jpg';

图说:“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过五四?”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团委书记李则立提出问题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 摄(下同)

  走过近百年风雨,整装一新的渔阳里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明起重新开放。今天下午,一堂由上海青年讲师团带来的“微团课”在纪念馆序厅首度开讲。

图说:今天下午,一堂由上海青年讲师团带来的“微团课”在纪念馆序厅首度开讲

  “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过五四?”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团委书记李则立提出的问题,或许是很多年轻人的困惑。从百年前爱国青年的示威游行,到陈独秀、毛泽东等一批先进青年知识分子探寻真理之路,李则立将历史镜头浓缩在6分钟的演讲之中。“五四之前,不能说咱们中国人不努力,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,再到辛亥革命,我们做过各种大胆的尝试。但是,就像如果十进制不能变成二进制,算盘进化不成计算机。”他借用生动的比喻阐释,五四运动大大加快了中国现代化转型,而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五四精神更是每一个时期的时代精神。“我们知道了曾经的来路,才知道未来的方向。”

  黄浦区卫健团工委书记侯瑱用一个特殊的英语单词“eswnman”,抓住了听众的视线。她的故事主人公,正是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建人之一,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始人俞秀松。“在这里,俞秀松带领青年们脱下长衫,穿上短褂,走近劳动群众;在这里,他们编辑通俗刊物抨击黑暗社会,开办夜校普及工人教育;在这里,为了掩护日常活动,也便于输送青年赴苏俄学习,办起了外国语学社。也正是在这里,俞秀松的信仰找到了归宿,真正开启了人生的东南西北之旅。”随着侯瑱动情地介绍,大屏幕上,出现了1927年俞秀松前往列宁学院深造时写的一封家信,“我虽离国三年,固无日不忧念祖国,但我现在只有努力研究学问,以为将来社会之驱使!”“eswnman”这个组合词的含义也了然呈现——ESWN分别代表East、South、West和North,而在侯瑱看来,“这种东西南北,不光是四处漂泊,更多的是胸怀天下。”

  “我的名字叫竹林,所以我对竹子有特殊的感情。竹子在最初的四年只生长3厘米,到了第五年,它会以每天大约30厘米的速度疯狂生长,只需要一个半月就能长到15米。因为在前面的4年中,竹子已经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方米。”青浦团区委书记沈竹林感慨,青年人的成长也应该像竹子那样,稳稳地扎根大地。只有这样,才能更好更快地向上生长。

  来自全市各行各业的80余名团员青年,成了渔阳里微团课的听众。虽然三段演讲风格不一,但都让市南中学团委书记徐轶铖找到了共鸣。他是名90后,学生中已然是00后的天下。“三位微团课讲师引用了大量的故事,我们给孩子们讲历史、讲政治也应该这样,照本宣科肯定不行,要契合社会热点新闻,引发他们的讨论。”市南中学明年即将建校160周年,当年,这里有第一批响应“一二九”抗日救亡运动号召的中学生,校友陈仲信则是上海解放前,最后一名牺牲的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。徐轶铖告诉记者,每次向学生们讲起身边的故事,学生们格外认真。上海地铁虹桥火车站值班站长高煜特别赞同,“人生,就要扎根大地”的信念。“不是在基层工作就是扎根了,一定要立足本职岗位,不断提升工作质量。” 高煜说,如今,班组5名成员将固定的服务岗位变成了“流动岗”,创立了“小煜流星轮”,骑着双轮电动车在站厅穿梭,主动发现并满足乘客需求。他们还计划将心得浓缩成一本标准化工作手册,为南来北往的乘客,提供更稳定、优质的服务。

  今后,一节节微团课还将在渔阳里陆续举行,成为申城青年团员主题教育课堂。

  新民晚报记者 陆梓华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百年前的五四青年,为何被称作“Eswnman”?首节“微团课”今天在渔阳里开讲